我想,我会架一支鱼竿,独钓岁月那一边的故事。

知乎上有个问题:哪一幕让你感觉生活不易?

回答都很戳心:

生活从不留情。在一些孩子身上,也要早早暴露自己的残酷面目。

吉林长春,12岁的小雷独自去派出所,为亡父销户。

三年前,父亲病重,母亲离家出走再无音讯。小雷独自照顾父亲三年,直到父亲因心衰去世。

拿到证明,小雷舒了口气:“有了父亲的死亡证明,我才能去孤儿学校上学。”

面对镜头,小雷只是红了眼眶,他说他很少哭,也不想哭。

年幼的孩子,要经历多少悲伤才能表现得如此平静?

生活的磨难太多,孩子被锤到麻木,没法撒娇、无处诉苦。只能挺住,向前。

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里有一句特别著名的台词,马蒂尔德问,生活是一直这么艰辛,还是只有童年如此。里昂说,一直如此。

有人说:“生活不是电影,生活要艰难得多。”吹散云雾,俯身细看,闪烁的繁华下面,是肩挑手提、低头耕作的芸芸众生。

一面是车水马龙的繁花似锦,一面是食不果腹的冷落凄凉。尽管几千万比起十几亿是百分之几的小数字,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困苦挣扎。中国最新公布的基尼系数是0.465,这个数值不算低了,远高于国际通常认为的0.4的警戒线。

我想,这就是生活的真相吧。千疮百孔,有期待,也有煎熬。

社会制度的变化,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。

在茫然的追索和反复的拷问中,我们也看到了一点很缓慢的,但是很真实的进步。

网友风筝某次在与先生就餐要离开时,一位农民工问他们是否可以把他们剩下的烤鱼打包带走。她先生说,“那谢谢你啊,刚刚她还说剩那么多浪费呢。”农民工说家里的孩子总想吃,她先生马上重新点了一条,“这一条你打包带回去你们大人吃,我再给你叫一条留给孩子吃吧。这条也没多少肉了,菜也没剩多少。”农民工再三拒绝,他仍坚持,点菜、结账、嘱咐店家后他们先离开了。路上,她先生说,“我要了个红包,给他包了两百红包,没敢多包,怕有可怜地嫌疑,人家不是要我们捐赠,是为孩子才拉下脸的,不容易啊。”风筝对这件事的评价是:“我们也不是大富大贵的人,守一份工作,朝九晚五,不是怜悯,不是炫耀,就是想通过自己的一点点努力让社会变得更好,让我们家小七以后要生活的社会更加温暖而已”。

社会,和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,必须被唤醒。如果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温暖的社会里,我们首先要付出温暖。